让动漫会展成为新消费、新供给 发布人:liebao 发布时间:2017-12-05 09:03:38
  2016年5月对中国动漫产业的意义,不仅在于纪念——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整整10年,还在于开启——让国内15个知名动漫会展的执行方首次齐聚上海,共论动漫会展现状以及如何促进文化消费和动漫产业发展。  “动漫会展10年前就有,但谁也想不到动漫会展业现在可以做到这么大、这么多,而且专业化和市场化程度这么高。从去年来看,动漫会展已经成为动漫产业领域稳增长、促消

  2016年5月对中国动漫产业的意义,不仅在于纪念——距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推动我国动漫产业发展若干意见的通知》整整10年,还在于开启——让国内15个知名动漫会展的执行方首次齐聚上海,共论动漫会展现状以及如何促进文化消费和动漫产业发展。

  “动漫会展10年前就有,但谁也想不到动漫会展业现在可以做到这么大、这么多,而且专业化和市场化程度这么高。从去年来看,动漫会展已经成为动漫产业领域稳增长、促消费的突出亮点。”在4月7日举办的2016原创动漫推广计划工作会上,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动漫处处长马力说。

  动漫会展在15个城市:大有大的辉煌,小有小的灿烂

  此次受邀参加2016原创动漫推广计划工作会讨论的15个动漫会展分别落地在15个城市,北至长春、沈阳,南至广州、深圳,西至银川、重庆,东至上海、杭州。就规模和影响力而言,有像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和中国国际动漫节这种被《“十二五”时期国家动漫产业发展规划》重点支持的全国性会展,也有如AC-JOY动漫游戏嘉年华、中国西部动漫文化节、湖湘动漫月一类的区域性会展。就举办历史来看,最久的始于2003年,最新的则在今年举办首届。就发展历程来看,多数动漫会展均经历了名称、定位、内容板块、举办场所等方面的变化,才逐渐形成当前的格局。

  比如上海的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2005年在上海展览中心首次举办,2010年经协调由两家执行机构共同举办,次年成立了专门的会展执行公司,并确定英文简称为“CCG EXPO”,2012年迁址上海世博展览馆至今,基本确立了国际性、综合性的展会风格。可以说,这一历程既反映了一个会展自身的蜕变,也反映出所在城市的建设与变化。

  而创办于2003年11月的齐鲁动漫艺术展览会(简称“齐鲁动漫展”)则一直落地在山东省科技馆,起初每年办两届,在“五一”“十一”两个黄金周。2008年,因“五一”黄金周取消,遂将“五一”期间的展更名为“世博动漫嘉年华”,侧重娱乐、互动,“十一”期间的展仍称齐鲁动漫展,侧重展示、交易,可谓一分为二,12年培育出两个会展品牌。对已连续举办了17届的齐鲁动漫展,山东世博文化传播公司董事长王振华这样描述它的当前状态:“规模和市场效益逐年攀升,在展会特色、创意、融合方面做出了很多尝试,逐渐从起初的动漫爱好者狂欢转向动漫全产业链的呈现,正努力实现展会的专业化、产业化、规模化和国际化。”这也可视为有一定历史的动漫会展的当下常态。

  “这15家动漫会展在水平和规模上存在一定差异,有的是众所周知的行业龙头,有的在区域范围内有一定影响力。我们综合考量的是该会展所在区域和城市的动漫产业发展状况、近几年参展企业和观众的数量、办展成本和收入、拉动地方消费的能力以及未来的发展空间。”马力表示。

  动漫会展的数据背后:城市文化消费潜力

  据上海炫动汇展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树栋介绍,2013年至2015年3年间,CCG EXPO会展面积从3.2万平方米到4.1万平方米到4.8万平方米,观众人次分别为21.3万、22.3万、20.3万,展商数量分别为325家、328家、330家。2015年会展收入主要来源于展位、门票、赞助三项,盈利373万元,盈利率达25%。与此相比,中国(沈阳)动漫博览会在2015年的盈利额虽然只有70万元,但其投入和收入也只有290万元、360万元。

  由于不同动漫会展的市场化程度并不一样,所以,账面上能否盈利以及盈利多少并非评价会展的唯一标准。多数动漫会展执行方在讨论中更强调的是该会展对动漫行业、企业、作品的平台作用,对动漫文化传播和氛围营造的带动作用以及对城市文化生活消费的拉动效应。

  比如,重庆的中国西部动漫文化节从2009年到2015年7年间的累计成果为:参展企业2005家、观展人次84万、门票收入1434万元、场馆面积18万平方米、项目签约金额285亿元。同样始于2009年的中国(沈阳)动漫博览会的累计成果则是:参展企业及相关机构超过2000家、参观人数超过60万、展览面积超过15万平方米、交易金额达到11.6亿元。湖湘动漫月近三届的参观人次分别是6.8万、8.2万、10万,现场交易金额分别是2300万元、3500万元、6000万元。深圳动漫节2015年的参观人次为30万,展会交易额33.8亿元,比上一年相比增长了5.6倍……

  类似以上数据统计可谓是每个会展执行方的必修课。齐鲁动漫展举办12年来,山东动漫社团由最初的三五个发展到现在的300余个,动漫周边店220余家,“每年‘十一’黄金周举办的动漫展已成为济南市乃至山东省文化旅游的亮点,有力拉动了文化消费。”

  李小光从2011年参与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的招商、策划,在他看来,动漫节让动漫游戏爱好者的“朋友圈”从线上转到了线下,引领了当地其他小型动漫游戏集会活动,也极大丰富了西安市民的文化生活,“在展会现场你能看到很多家长带着孩子一起过来玩,会展中心附近的肯德基等餐饮店逢动漫游戏文化节必定爆满。”

  做大动漫会展的“朋友圈”

  “西安动漫游戏文化节已遇到了发展瓶颈。”因为西安动漫游戏行业整体发展相对落后,这对展会的进一步发展来说非常不利,加之展会一直是市场化运营,缺乏政府支持,所以,要想做到像上海、杭州、深圳的动漫展会那样的国际化、规模化、专业化程度,西安需要付出多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努力。

  合肥城市云数据中心动漫部经理周芳觉得合肥文博会动漫展目前遇到的最大难处是如何将动漫会展从文化内涵上加以丰富,脱离常见的Cosplay和游戏,融入地方文化,形成自己的特色,成为具有二次元色彩的主流文化会展。“简言之,我们的困惑是如何让展会能赚钱、有内涵、受欢迎。”周芳说,希望有成功市场化运营经验的动漫会展品牌能对外输出、联合办展,“这样,我们就可吸取经验,借助成功的招商、管理、运营模式,降低独自发展、独自成长的时间和成本,少走弯路。”

  王振华将齐鲁动漫展的发展障碍归纳为三点:对国内外优质动漫资源的吸引力不够,跨界整合能力不强;受制于山东动漫产业整体发展水平;政府支持力度不够,使一直靠民营企业支撑发展的展会后续乏力。

  一再被动漫会展执行方提到的“政府支持”并不等于“给钱、补贴”,而更多倾向于由政府牵头搭建平台。王振华表示,齐鲁动漫展的当务之急是团结山东省内乃至国内动漫行业资源,实现抱团发展和集聚效应,形成覆盖全省、全国的动漫会展网络。“目前已借助山东省动漫行业协会的力量和资源,初步建立起了立足省会济南,涵盖威海、烟台、潍坊、济宁、菏泽、东营、淄博等城市的齐鲁动漫会展联盟。”他说。

  “作为动漫产业领域的亮点,动漫会展当前面临着三个形势:国民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包括动漫产业在内的文化产业呈现上升势头、国家层面高度重视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如何把动漫会展做大做强、做精做深?”文化部文化产业司副司长高政表示,作为政府主管部门,希望通过这次召集形成发展合力,促进优质动漫会展资源在全国的流通配置,让更多二三线城市的青少年享受到优秀的动漫文化,让动漫会展成为新消费、新供给、新动力。

  免责声明:蟠桃会(http://www.51banhui.com/)所载内容来源于互联网、微信公众号等公开渠道,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转载的稿件版权归原作者或机构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